<address id="rfzjr"><listing id="rfzjr"><menuitem id="rfzjr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<address id="rfzjr"><nobr id="rfzjr"><meter id="rfzjr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        <form id="rfzjr"><span id="rfzjr"><pre id="rfzjr"></pre></span></form>
        <sub id="rfzjr"></sub><form id="rfzjr"><nobr id="rfzjr"><meter id="rfzjr"></mete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rfzjr"></form>
            安徽省重點新聞門戶網站 安徽青年報官方網站 安徽省青年新聞工作者協會官方網站
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安青網>安徽網事 >正文

            陪孩子寫作業的“正確姿勢”

            2021-01-20 10:43:56   來源:安青網    
            【摘要】

            我國義務教育階段在校學生約1.42億人,家長翻倍,若是算上祖父母、外祖父母,以及教師,被裹挾進“作業”洪流中的成年人稱得上浩浩蕩蕩。

            安青網訊 我國義務教育階段在校學生約1.42億人,家長翻倍,若是算上祖父母、外祖父母,以及教師,被裹挾進“作業”洪流中的成年人稱得上浩浩蕩蕩。

            南京媽媽輔導女兒作業氣出中風、體育教師輔導女兒作業氣到把手拍骨折、上海爸爸怒燒作業本險燃鄰居家……輔導作業的“系列慘案”層出不窮。寒假將近,各路“神獸”即將歸位,家長們更加頭疼了。

            “雞飛狗跳”的原因何在

            據中小學人工智能教育平臺“阿凡題”發布互聯網教育大數據報告《中國中小學寫作業壓力報告》(以下簡稱《報告》)顯示,三年時間內,我國中小學生學習壓力確實稍有好轉,日均寫作業時長由3.03小時降低為2.82小時。但即便如此,2017年的最新數據仍是全球水平的近三倍。

            全國91.2%的家長有過陪孩子寫作業的經歷,78%的家長每天陪。而隨著孩子年級升高,陪寫作業的壓力卻并未降低,高中生家長中每天陪作業四小時以上的占比為7%。

            其中,75.79%的家庭因為陪寫作業發生過親子矛盾。

            國家二胎政策開放,很多家庭出于對教育、陪伴孩子的擔憂,在選擇生二胎的問題上產生了遲疑。

            《報告》顯示,在“不想生二胎的原因”調查中,“孩子沒人幫忙帶、沒人教”占比34.06%,超過“撫養成本高”成為首要原因。“害怕教育不好,沒信心生”“孩子上學難,沒保障”分列三四位。放棄生二胎,或許不是因為“生不起”,更多是因為“陪不起”。

            上班、陪寫作業無縫銜接,家長們感到身心俱累,“就像每天都打兩份工”。陪寫作業成為影響中國家長幸福感的主因。

            “不寫作業母慈子孝,一寫作業雞飛狗跳”。這背后的根本原因是什么?

            合肥市廬東學校教師陳嵐清認為,人們對于教育的要求和期望在不斷上升,越來越多的家長期望孩子從出生開始就能接受讓自己滿意的教育,贏在起跑線上。為此,在“望子成龍,望女成鳳”的觀念驅使下,部分家長開始對孩子的作業進行輔導,希望可以以此方式提高孩子的學習成績,但就目前的形勢來看,所獲得的結果和家長的預期往往是背道而馳的,從而會出現“雞飛狗跳”的“病態狀況”。

            說到底,裹挾住父母和孩子的終究是我們對孩子完美表現的渴望。

            “多數青少年和父母在學習動機與態度、學習過程與安排,以及學習成績與結果等方面存在沖突”。在合肥市育新小學教師王婉看來,這些沖突是導致家庭矛盾的重要原因。

            陪寫作業的目的是什么

            “白天上班忙工作,晚上‘上班’陪寫作業,孩子還不領情,干脆不陪了”是不少家長在“怒從心中起”之后無奈選擇的“距離產生美”的“解脫”方式。

            到底要不要陪寫作業?

            “在心理學上,人類都是趨于陪伴模式的。”合肥市南國花園小學校長方紅說,“如你一個人去餐廳吃飯,如果人家都是有伴,只有你是一個人,你要么會摸出手機一邊刷手機一邊吃,要么是快點吃完離開,再要么就是打包帶走。大部分人單獨暴露在大環境里時,是很難專注的。如果有了陪伴,即便大家各吃各的,心理上更從容、更踏實,比較容易專注。放在學習上也是一樣。就像學生復習都喜歡去自習室一樣,要的就是個氛圍。”

            所以要不要陪孩子寫作業?方紅認為家長可以根據實際情況,盡量多安排一點時間,有效陪伴。

            王婉列舉了一項研究結果:父母參與孩子的家庭作業,一方面能強化學生在校的學習內容,另一方面也能幫助學生養成學習習慣。對學生發展尤其在其學業成就方面起到了正向、積極的作用。由此可見,家長陪孩子寫作業,特別是在學習能力相對較差的低齡孩子學習期是很有必要的。

            在方紅看來,明確了孩子需要陪寫作業的同時,還要要明白“陪寫作業”的目的是什么,這要從了解孩子為什么要寫作業開始。

            寫作業目的之一:內化知識,知行合一。寫作業專業稱之為“刻意練習”。學生們在課堂中學習的知識是在教師引導下了解的“真理”,如果沒有通過練習,內化為自己認可的,可以靈活運用的“真理”,就不是真正掌握。時間一長,“真理”就會變成“謊言”。

            寫作業目的之二:孩子寫作業的過程伴隨良好的身心體驗,感覺非常舒服,從而愛上學習。而不是產生“學習難”“過程痛苦”“想逃避”等負面情緒,久而久之,孩子就會怕學習,甚至是討厭學習。

            了解以上兩點,家長就會明白“陪寫作業”的目的是什么?那就是創設溫馨輕松的環境,讓孩子放松心情,全心投入學習,在遇到困難時,家長給予適當的點撥,幫助孩子感受成功,從而培養孩子愛學習、會學習的好習慣。

            “其實‘陪’的最終目的是為了‘不陪’。”合肥市元一名城小學教師羅桂林如是說。

            該如何陪寫作業

            “媽媽,你不要說話,我知道先洗手,上廁所,喝水,把書包拿進書房,寫作業。”羅桂林描述了兒子一年級放學時的情景,躺在沙發上,不耐煩地把媽媽的話搶先說。

            在艱難地熬過了一年級和二年級后,三年級的兒子放學后說:“媽媽,我的數學作業放學后寫完啦,你不用幫我檢查,我看看是不是能全對。還有一個語文抄詞和練字,我自己寫,你不用在旁邊陪我。”

            羅桂林認為,一年級、二年級要有不同的陪伴方法,而三年級則沒有必要再陪伴:

            一年級剛入學,這時候的陪,是陪學習習慣。放學回家,先休息。這休息里包括喝水、上廁所、吃水果或撒歡。寫作業時文具放好,幫孩子梳理有幾項作業,記清作業要求。孩子寫作業時,家長可以在一邊看書、工作,切忌不時打斷孩子,糾正錯誤。寫半小時左右要提醒孩子休息一會,作業的完成時間要有限制。全部寫完再和孩子一起檢查,錯誤的地方要耐心講解(這里的耐心是重點)。作業完成后還要幫助孩子整理好文具、書包。

            二年級的孩子寫作業,家長就要有意識地退一退了。讓孩子自己梳理作業及作業要求。不會寫的先放下,寫完再請教家長。作業完成后孩子自己檢查,仍有發現不了的錯誤再指出來,一起探討。書包自己整理。

            三年級開始,家長就要主動退出書房了。你可以邊做事順便看一眼孩子是否專注、坐姿是否端正。要讓孩子自己檢查作業(當然,不放心的母親經常在孩子睡著時偷偷再檢查一遍)。假以時日,相信孩子會慢慢地把“陪我寫”變成“我要寫”。

            孩子遇到困難時怎么辦?方紅建議讓難題“飛”一會,繼續做后面的題目,也許后面的練習能找到靈感。鼓勵孩子離開舒適區,明白練習如果停留在舒適區,就容易停滯不前,只有逼自己走出舒適區,才能獲得進步。支持孩子獨立思考,勇敢地接受深度學習的挑戰。實在解決不了,家長再以合作者的身份循循善誘,搭建臺階,讓孩子一步一步往前探索。切忌直接將答案拋出,阻礙了孩子成長的腳步。

            “這筆橫寫歪了”“你這里寫錯了,擦掉”……王婉描述這一普遍的寫作業場景。“這樣的提醒和要求始終伴隨著孩子寫作業的過程,看似是在對學習習慣的嚴格培養,其實對孩子是一種干擾;對作業過多的干涉,容易養成孩子依賴心理。”王婉說。

            總在批評、責怪和打罵這種緊張焦慮的氛圍中學習,會降低孩子的學習興趣,甚至產生逆反心理。聰明的父母善于發現孩子的閃光點,及時鼓勵與贊美,讓他們在學習中找到歸屬感和價值感,但贊賞切忌不能是“你好聰明,好極了”這種“評價式”,而應該是“描述性”的。對此,王婉給出了示例性評價:“讓我看看,今天的10道計算題你比昨天提前兩分鐘完成,你的速度越來越快了。”這樣能讓孩子知道自己是在哪個具體的方面有進步,從而進一步增強信心。

            陳嵐清強調,陪寫作業時,家長不需要檢查和指導作業。孩子在學習過程中總會有知識欠缺之處,而作業便是檢查知識掌握程度的最好方法。教師可以通過孩子的作業,發現孩子的短板從而有效進行查漏補缺。如果家長過多干預,很有可能會影響老師的判斷,不利于孩子的長遠發展。另外,每個孩子的特性、思維方式和理解能力各不相同。教師作為孩子學習生活中的長期陪伴者,對于孩子的邏輯思維肯定有更為確切的掌握。因此,對于作業講解、作業指導這類專業性較強的方面,陳嵐清認為還是由教師主導更佳。

            “童年的時光很短暫,不知不覺中,您的孩子就會放開你們的手,在父母的目光中越走越遠。一天的時間,孩子與父母接觸最多的不過是晚飯前后的三兩個小時,陪著剛剛踏上學習之途的孩子寫寫作業、讀讀書、聊聊天,這就是最溫暖的家庭。”合肥市淮河路第三小學副校長黃華清說。

            □本報記者 黃慧整理

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李志慧
              免責聲明: 網站內所有新聞頁面未標有來源:“安青網-安徽青年報”或“安青網”LOGO、水印的文字、圖片、音頻視頻等稿件均為轉載稿。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與安青網聯系。轉載稿件僅為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網觀點,亦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。
              圖片
              • 包元宵 送祝福
              • 寒假作業制燈籠 童心...
              • 「青聯榜樣說」 丁潔
              • “河小青”凈灘行動
              疫情沖擊下省屬企業是怎么...

              今年1月至4月,省屬企業實現營業總收入2244億元、利潤總額130.7億元,同比降幅分別較一季度收窄6.5和15.1個百分點,總體穩住了發展基本盤——生產經營快速回升總體穩住發展基本盤一季度,省屬企業生產經營既受到...

              何昱:700分進北大,技不...

              <“學霸”小檔案> 何 昱 池州市第一中學,2020屆高三(2)班畢業生,2020年高考以理科700分、全省第32名的成績考入北京大學,現就讀于北京大學物理學院 ...

              VPS主機推薦 三级黄影片大全性爱视频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爱赏网